社会热点话题,深度分析,正反观点, 避免偏见,客观判断
arrow&v
arrow&v
假如"你"是美国总统
政论文章
作者:
Sean
时间:
点阅次数:
6

好些好朋友来信问候, 表达对身在美国的我们的关心, 非常感谢!

朋友们难以置信美国的疫情状况, 也有各种的疑问。

我们这里有人开玩笑: 如果美国总统是"你", 你也控制不了疫情。如果你硬说你可以控制疫情, 那么首先你就当不了这个总统。

疫情这么严重, 怎么可能发生在这个全球最强大的国家呢?! 如果换一个总统和政府, 一切重来, 情况会不一样吗? 有人说结果基本会一样。只是这个假设没法验证。

美国总统领导的美国政府和美国民众的相互依存、相互适应关系是美国建国以来两百多年积累形成的。

美国总统首先要考虑两件大事, 第一是选民利益, 第二是国家利益。选民利益是短期的, 国家利益是长期的, 他们既是相关联的, 又是矛盾的。总统首先要考虑被选民选上总统, 然后才可以考虑其他的。

选民要经济收入、要工作机会、要民主、要自由、要种族和个人权益, 当然要健康安全。总统要在控制疫情和保障经济、民主、自由、个人权益和国家利益之间做一个平衡。

关键是把握这个平衡太难做到了! 对一个以微弱优势当选的总统来说, 稍微偏离一点最佳平衡点就会失去总统连任的机会, 这是任何在位的总统不愿看到的结果。

同样地, 美国的普通民众也想要在防止感染病毒和个人的经济、民主、自由、权益之间做一个平衡。

显然, 美国总统和美国民众都在把握这个平衡中严重轻判了心冠肺炎的份量和可能造成的伤害。

美国历史上少有经历任何严重的流行性疾病的打击,长期生活在宽松安全的自然环境,从上层到老百姓过惯了长期安稳的日子,对于这个病毒有非常偏颇的认知,判断,甚至傲慢。

Z18上的情调
散文
作者:
加拿大游汉
时间:
点阅次数:
23

很久不坐火车(在美国只有极少的人坐火车), 回国一趟便想享受一下那个滋味, 就像回到长沙想吃吃臭豆腐一样。人在匆忙的一生中会遇到很多的人, 大部分人只是擦肩而过,只有少数人的遭遇会有重要意义。李琦第一次坐Z18,遇到了一个人,跟她交流是一种愉悦, 所以就不同了。

5月21日, 再一次登上Z18. 这次李琦又买了底层的床位, 想再回味一下去年那一次的经历.....那天(11月28日), 李琦拖着个大箱子, 在站口叫了个"小红帽", 他提前帮李琦把箱子塞到桌子下. 然后来了一位女士也拖着一个箱子上来, 见李琦的大箱子占了地方便有点抱怨起来, 李琦想办法帮她把箱子压在他的箱子上面, 这样她也没了意见. 快到开车的时候, 匆匆忙忙跑进来一位穿着时尚的女孩, 一边气喘嘘嘘, 一边还微笑地自嘲找错了房间. 4个来自不同家庭的人到齐了, 一切安顿好, 列车开始启动. 房间里很安静, 女孩开始吃从外面带上来的麦当劳. 李琦坐在床上, 看着窗内外的情景, 心中充满了好奇和浮想。

"你们都到哪里去啊?" 突然, 坐在李琦床边的女孩主动地用她的友善打破了沉默, 于是房间里变得活跃和热闹起来,.... 李琦突然对这个落落大方的女孩有了好感和好奇, 而她那诚恳, 友好和带有点自信的气质正是李琦内心深处的下意识一直所期盼和寻找的, .....女孩是一家大型公司的总裁助理,李琦和女孩一路聊了下去,直到看到她消失在北京车站。

"请问你能不能跟我的孙子换个铺位啊? 我们没有买到下铺,... 我们担心他晚上睡觉不安全....."李琦刚到十号车厢的房间, 就被七嘴八舌的问话打断了思路. 这一次, 房间里除了李琦一个人, 已经住满了祖孙三代. 李琦说换铺位没问题. 还没等李琦把行李放好, 住在隔壁的爷爷跑过来说: 我们是一家的, 你能不能换到隔壁的上铺? 就这样李琦又被换到了隔壁, 与另外一家退休的夫妇和那小孩的奶奶做起了同行。此情彼景, 李琦的内心深切地感到去年那次的感觉也许再也无法找回来了........奇缘, 一生中只会有一次。

一年后,在北京首都机场居然第二次见到了她。是在机场的餐厅里,这次她和她妈一起来了。相对Z18上那次没有正面接触,这次是面对面。咋一看,她的着装很合李琦的口味,其他和上次见到的没有很特别的。但面对面的交流,李琦却被一种说不清的魅力所吸引。是一种动态的美丽,一种似隐似现的神妙美幻飘逸在言语和肢体动作之中从那不完全对称却独具特色的眼睛眉毛中和弯曲独特的嘴角中娓娓道来。还有,那种并不刻意修饰喜爱的率真和敏捷地喷洒香水的"天真"。都给李琦心灵一种震撼。李琦不知还有不有第二个人能像他一样读到这些?!

和柯林顿握手
散文
作者:
佛州老友
时间:
点阅次数:
26

今天早上, 我去见到了美国总统候选人Mr. Clinton 和副总统候选人 Mr. Gore。早几天, Gainsville Sun就登了他们要来UF campus 这里竞选演讲的消息。

一早, 我就把汽车停到 V.A.的停车场里, 然后骑了一辆单车直奔会场。

会场设在Reitz Union 旁的草坪里, 主席台是临时搭建起来的。中间放了一个讲台, 讲台后面梯形座位上坐着许多穿着印有Clinton /Gore 字T桖衫, 手上拿着Clinton /Gore 标语牌和彩条束的支持者。

我挤了很久, 挤到了离主席台左边约八, 九米远的地方。会场上大约有一, 二万人吧, 很多人手上拿着Clinton /Gore 的标语牌, 也有拿着Bush/Quayle标语牌的。其中特别引人注目的是有一个人穿着Alligator 的道具, 还有一个人则穿着鸡的道具。

会议开始时, Clinton 和Gore 都不在台上, 由州里的一些支持者讲演。其中有这样一段话: 你们还记得上星期Bush 来 佛罗里达吗?! 我们这里是什么? 刮风, 下雨, 飓风 (一阵喝倒彩声)。今天Clinton 来到这里, 我们这里迎来的是阳光灿烂(事实上是多云)。很多人听到这里都在大声喝彩。在这些人群中, 大部分都是学生。新闻记者很多也早早地准备好了在这里。

大约10点10分左右, Clinton, Gore和他们的夫人以及一帮保安人员从 Reitz Union一栋大楼的门口走出来, 下楼梯(正对着广场)沿着事先围好的一条小道走向会场, 围观的人群大声欢呼起来 。Clinton 一行频频向人群挥手致意。。。。

讲演开始, 首先由 Gore进行, 他先介绍了俩位夫人, Ms Clinton和Ms Gore, 然后, 他主要是攻击Bush 的政策。。。。末了, 他讲了最后一段: 11月3日那天早上, 你们从床上爬起来, 打开门, 拿起报纸一看, 还是现人当选总统, 你们会怎么样感觉? "呜!呜!呜!" 群众在喝着倒彩。。。。他接着说: 如果那一天, 暖风轻轻吹拂, 阳光灿烂, 鲜花盛开, 鸟在歌唱, 你从床上起来, 开开门, 拿起报纸一读, 是一个伟大的转折, 你,,,,,,," 噢, 噢",,,, ,, 群众欢呼起来了。。。。

Gore讲完, Clinton开始演讲,他讲了他的一些计划, 也抨击了Bush, 其中有一句, 他这样说的: Bush挑选了 Quayle做副总统, 我选了Al Alligator (Al是Gore 的名字, 而 Alligator则是UF的代称),,,,群众一遍喝彩声。。。期间, 大家一遍一遍地呼喊"Four more weeks!", "Four more weeks!"。。。。但其中也有不少举着Bush/Quayle标语牌的人群呼喊"Four more years!", "Four more years!",,,,,.Clinton 讲完话后, 他们走下主席台, 绕会场一圈和观众握手。

一个偶然的机会, 当人们都涌向会场的一侧, 争着去和Clinton 握手的时候, 那条Clinton 进来时经过的小道的栏杆旁空了, 我赶紧跑了过去, 正赶上Clinton夫人, Gore夫人和我握手。没有多久, Clinton, Gore 也沿着这条道路回来, 一边和群众握着手。当Clinton来到我跟前的时候, 我举起相机对着Clinton 照了一张像, 接着他握了我的手并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然后Gore 过来也握着我的手, 当他过去后, 我赶紧又拿起相机对着他拍了一张。站在我后面的一个女孩激动地说: "I am so excited! " 我当时也感觉到了一次不一般的心脏地激烈跳动。

在Clinton, Gore 他们和我握手的时候, 我感到他们都很高大, 很雄壮, 充满了朝气和精力,有一种强大的感召力。我心里充满了激动: 这就是未来也许将成为美国第一, 二号人物的人吗?

West palm beach 游艇为家的味道
短篇小说
作者:
Sean
时间:
点阅次数:
22

从我读研究生的佛罗里达大学UF驱车, 沿75号高速往南开, 穿过里根高速, 下了高速经过一条来回各自只有一条道的马路。

新买的Honda SE开得有点飘, 一不小心偏了道, 下到这条路上没开多久就被一辆警车拦下。

"完了完了! 我的前一张罚单还没有满半年, 再来一张, 按照州里的法律, 驾照肯定会调消了!"一身的冷汗即刻冒了出来。

两位警察包抄到车前, 各自的一只手把在腰上的配枪上, 另一只手示意我放下车窗玻璃。

"先生, 请出示你的驾照。"警察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我小心地把驾照递过去。警察看了看, 然后测试我有没有酒精浓度, 完了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有人打电话报告, 说你的车开得野, 把对面的车逼到马路下面去了。"警察说。

"对不起警察先生, 我从UF第一次开车到这边来报到上班, 不熟悉路, 又开了怎么久, 可能出了点小闪失。" 我战战兢兢地说。

"好吧, 这次给你个警告, 你到前面的咖啡店买杯咖啡喝, 休息下再往前开吧。" 我做梦都想不到, 这里的警察会对我网开一面。

"太感谢了! 警察先生!" 我还可以继续开车, 真是如释重负。

前后4个多小时, 终于到达了西棕榈滩。这里有一个顶尖的航天发动机的研制公司, 研究生毕业后, 我第一个工作的地方就是这里。

西棕榈滩是一个秀美的小城市, 只有十来万人口。

生活在西棕榈滩就像是生活在阳光下。这里一年四季都是阳光灿烂, 天空貌似永远是蓝的, 好像总也看不到一点云朵。阳光照得地上发白放亮, 四周的树木常年都是绿色, 没有落叶的时候。绿草坪覆盖了所有泥土地, 马路上看不到任何的尘土。

Mike, 土生土长的美国人, 是我的一位工程师同事, 他生活在这里很多年了, 却没在这里买房子, 这地方各有特色, 他打不定主意要在哪里安家为好, 于是买了一艘豪华漂亮的游艇。游艇成了他们一家三口飘在海上的家, 这样他就不用为在哪安家而纠结, 却可以"四海"为家了。Mike下班之后的大量时间, 常常是开着"家"四处周游。唯一不爽的地方, 就是当飓风来的时候, 他得四处找地方躲藏。

"Sean, 我这个周末打算到深海去钓鱼, 你想不想加入我们?" 五月的一天Mike 友好地邀请我。

"当然愿意! 非常谢谢你, Mike!"我早就想体验下游艇上的生活了。

周末的清晨, 我开车来到海湾的游艇码头, 灯光下这里有很多浅颜色的私人游艇, Mike 的游艇算起来有三层, 甲板上层是驾驶舱, 甲板层是酒吧, 厨房, 甲板下面是客房。Mike, 妻子Mary、和女儿Wendy就住在船上。

天还是蒙蒙的, 游艇就出发了, 沿着大西洋深海开去。

游艇的船头轻易地划开水面, 海水沿着两边飞扬起来, 清晨的海风沁人肺腑。 远方的海平面泛起了一抹红润, 渐渐地, 一轮红日缓缓升起, 映红了一个半圆的天海, 游艇追着初升的太阳奔去, 眼看要越来越近, 太阳却从游艇的船头突然快速地升了起来, 离开游艇越来越远。

游艇开了一个半小时, 来到预定的深海, 四周蓝色的海域一望无际, 游艇好像是飘浮在茫茫大海的一片树叶, 有点微不足道。

Mike打开了游艇上雷达探鱼器, 让Mary把着方向, 他把两枝鱼竿分别插在船尾两边的鱼竿固定管上, 挂上鱼饵, 放入海水中, 游艇拖着鱼饵在海水中缓缓环游。

Mike, Wendy和我守候着鱼竿。过了一阵, 我这边的鱼竿突然被什么东西猛烈地拉了一把, 鱼竿被拉弯着。

"有鱼咬钩了!" Wendy 兴奋地告诉我, 我赶紧握住了鱼竿, 试着往回收线, 可是鱼劲太大, 差点把我连人带杆拖到海里。

Mike赶紧跑过来帮忙, "放松点鱼线!"

"鱼使劲的时候, 你放一点让, 鱼没用劲的时候, 你就往回收线!" Mike告诉我怎么操作。

那条鱼一下使劲地冲向远处, 一下又被我奋力拖近船边, 一来一回, 人和鱼周旋了四十多分钟, 最后终于在Mike的帮助下, 合力把鱼拉上了游艇, 是一条约50磅的金枪鱼。这时的我也是精疲力尽了。

原来深海钓鱼有这么刺激! 看来四海为家的游艇生活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Mike一家三口生活在游艇上已经多年了。三个人的肤色都打上了海上生活的深深印迹。

很多时间, 他们三人就躺在白色的躺椅上, 或者就摊在甲板上的蓝色垫子上, 随意地享受海风的吹拂和阳光的照射。Mike打着赤膊, 露出棕红色的膀子。Mary 和 Wendy身着比基尼, 浑身上下除了比基尼遮挡的窄小地方, 都被晒成棕褐色的肌肤, 皮肤的色彩油光放亮, 既有光滑的感觉, 又有健美的力度。Tan或者棕褐色正是美国女孩追崇的美色皮肤。

Mike是位资深的工程师, 表面上看, 他很沉稳, 跟一般工程师没有什么特别不一样, 他喜欢动手, 捣鼓机器方面的东西, 经常给我们讲他改造装修车船的故事。他去过很多地方, 见识很广, 有很强的想像力。

Mary 是一位小学教师, 是典型的白人妈妈, 她从当地的大学毕业后就开始在小学教语文, 她喜欢学校的感觉, 学校的工作稳定, 还有很多的假期, 让她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做喜欢的事情。Mary 很有创意, 她用女儿的名字 "Wendy" 做了一个游艇的 logo, 把它油漆到他们的游艇上, 特别引人注目。

Wendy 则是一个初中一年级的学生。她长得很漂亮, 继承了父母的优点, 她是学校体育拉拉队员, 身材匀称健美。Mike和Mary对待女儿的教育是顺其自然, Wendy 从父母那里受到的影响只是言传身教, 游艇上的生活也培养了她奔放果敢的性格。长到十一、二岁, 她脱落成一个待人热情、大方, 有礼貌的女孩, 说话坦诚, 什么都不保留, 让人感觉亲近, 舒服。Wendy 有非常独立的思想, 可能是受爸爸的影响, 她想长大以后做一名设计师。

平日里, 他们的游艇泊在游艇码头, 那里的每艘游艇都有自己固定的泊位, 码头上有加油站, 陆上电源各种设施。Mike和Mary每天各自开车去上班。Wendy 每天搭乘校车上学和下学, 学校的黄色校车开到码头的各个点接送以游艇为家的孩子。

每天回到游艇的家里, Mary准备晚饭, 很多时候, 会把甲板上的户外烤箱打开, 烧烤着从海里钓上的鱼、虾、海鲜, 或者从超市买的肉食, 果菜, 在这同时, Mike可能会开着游艇四周转转, 一家人一边烧烤、吃喝, 一边游览附近各处的景色。

晚上再回到码头的泊位上, 用码头上的资源供电供水给游艇上的空调、电器设备, 这样可以减少很多游艇用油发电的成本。

周末的两天休假, Mike全家通常都会开着游艇到稍远的海域钓鱼, 游玩。

每年的寒暑假, Mary和Wendy 都放假, Mike就会兑现公司给他的年修假, 和Mary, Wendy 一起开着"家"到各大海洋沿岸的不同地方度假。每到一个地方, Mike把游艇停在当地的公共泊船位, 租辆车, 到各处游玩, 晚上回到游艇上, 游艇不仅是他们游动的家, 还是他们旅游各地的移动酒店。

Mike的游艇之家已经先后沿着大西洋, 墨西哥湾和加勒比海的海岸游玩了十几个旅游胜地。Mike还在策划更新奇的船游路线和内容, 而这次深海钓鱼只是他们经常要出海猎奇的活动之一。

这一趟深海钓鱼收获不少, 前后钓了六条大小不一的海鱼, 除了金枪鱼外, 还有金黄色的 Mahi-Mahi, 非常漂亮!

傍晚的时候, 游艇缓缓驶进了西棕榈滩沿岸, 霞光洒在这座海岸城市, 非常漂亮。

遍布海岸的棕榈树格外瞩目。沿着海岸线一带, 可以看到众多漂亮的豪华海景别墅, 价值在几百万到千万美元, 好些美国权贵名人在这里拥有一片片地产。

不过Mike的游艇更像一座游动的别墅, 这座别墅周围的景象可以按主人的期望而不时地更换, 赋予了它一种飘逸变换的色彩, 有了更丰富的想像空间。

从西棕榈滩往南开车一个小时, 就到了美国东南角最大的海滨城市迈阿密, 往北开2小时就是奥兰多迪斯尼乐园, 往西北开约三小时是巨型豪华游轮的码头, 从那里坐游轮可以到墨西哥湾, 或者加勒比海沿途的旅游胜地cancun, the Bahamas等等。

从那次以后, 我便常来西棕榈滩东面的一片海滩冲浪、游泳。 这里的海滩是我所看到过的最干净清爽的海滩之一, 海面上看不到任何杂物, 纯深蓝的海水晶莹剔透, 深不可测, 海滩上的沙粒格外干净, 貌似每一粒沙子的表面都被海水无数次地淘洗得没有任何的灰尘, 剩下的只是一颗颗结晶。

躺在海面上, 伸开手臂, 不用做任何事就可以自由自在地浮在海面上, 波涛海浪会让身体飘来荡去。

西棕榈滩是美国最受热捧的旅游地之一, 是美国东南部佛罗里达州的一座海岸城市, 它的海滩是美国最漂亮的海滩之一。西棕榈滩是热带花园城市和特色海滩的完美结合。

西棕榈滩有很多各种档次的酒店, 客人可以得到各自的满足。我来工作面试的酒店是 West Palm Beach Marriott, 是一个景色宜人、非常舒适的酒店。

西棕榈滩有各种口味的西式餐馆, 海鲜酒店更是有名, 新鲜的食材加上上等的烹饪, 让人品尝到特殊的海味。

这里的中国人不算多, 但也有一些中餐馆。我上班之后常常会去一家福建人开的餐馆吃饭, 久而久之跟他们搞熟了。一家四口, 父母先来, 多年后, 儿子、女儿才先后过来, 交了不少钱, 经过千辛万苦才来到美国, 女儿最小, 只有20岁, 看起来像个小孩, 在餐厅端盘子, 说到飘洋过海来的过程, 有些心酸, 不过一家能在这座风景宜人的旅游胜地团圆开餐馆算是不错的回报。

多年过去了, 这都是以前的事情。但西棕榈滩已经是抹不去的记忆了, 将来的一天, 我一定还会再回到这个美丽的地方。

高手
散文
作者:
Sean
时间:
点阅次数:
32

一个人住在四间卧室, 两间半浴室的大房子有空荡荡的感觉。想找个房客作伴, 一来可以赚点小钱, 二来可以有个伴, 说说话。

找周围的朋友参谋了一下, 在网上打了一个广告。

一个半月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人。正不知道怎么是好的时候, 收到一封从英国发来的电子邮件。发件的人叫 Brian, 说他是一位工程师, 最近在我们当地的ABV公司找到一份工作, 一个月半后要来我们这里, 希望祖我的房子, 要了解情况。

我兴奋起来, 赶紧把房子里里外外的照片发给他了。

过了一天, 他回信说看了照片很满意, 他想要签一年的租房协议, 希望降低点房租, 并自愿承诺可以一次性地付一年的房租以换取房租的优惠。

我马上拟了一份租房协议发给他, 他签字以后扫描回了过来。

过了一个星期, 从英国寄来一个包裹, 里面是一叠$20美元一张的邮政汇票 money orders, 是 Brian 预付的一年的房租, 还有要买家具的钱, 他另附了封信, 让保管好汇票等他过来。

我拿了一张 $20 money order去银行兑现, 余下的等他来了以后再做处理。

临近Brian要搬进来的一天, 他给我发了封邮件, 说他定了一批家具, 大约四千多美元, 让我从他汇票中拿出五千美元汇给他, 我答应他了。

给Brain汇款前, 先拿了Brian寄来的那叠money order到邮局去兑现, 邮局工作人员接过单子, 说钱比较多, 要筹备下, 让我到休息室等会儿。

没等多久, 来了位警察, 问我money order是怎么回事, 我一五一十把事情讲给了他, 还把电子邮箱的地址交代了。

警察跟我说"你上当了! 以后收到邮件再不要理会了!"

过了几天, 银行发来一封信, "亲爱的客户, 你先前兑现的一张$20的汇票经查是伪造的, 银行按规定给你罚款$20美元。"。。。。

从此以后, 不再考虑找房客做伴了, 内心非常地笃定 "就这智商, 房客把我卖了, 还得给他数钱!"

年末就要过去......
散文
作者:
吴界
时间:
点阅次数:
33

"也许世界上没有最好的风景, 只有不同的风景! "

21世纪10年末的早上,有人一早匆忙爬起来,赶着小区的班车来到地铁站。坐在上班的地铁上,睡欲昏昏, 迷迷糊糊中他回到了很多年前,也是在赶班车: 早上,他昏沉沉地走到兴汉门的班车站。

同一站坐班车的有几个广电厅同事,其中一个是广播电视报的办公室主任何xx,编辑,写得一手好钢笔草书,他至今还保留着他送给自己的一本当时出版的字帖, 还有一个电台播音员张xx,另外一个是广电歌舞团的演员刘x, 他们都住在兴汉们班车站的附近。

班车站的右边几米处有一个简陋的小帐篷,是用破烂的几根木头搭建的,南北两面用废旧的破纸合围遮起来,东西两面几乎是阐开的,没有门,边上堆满了各种破烂,帐篷顶上用破旧油布盖着,帐篷里面放着一幅用木柴支起来的小竹板,刚好够一个人睡下的位置。

帐篷里住着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大约60来岁,清瘦的身子, 常常看见他捧着一个超大的搪瓷茶缸,茶缸灰白色的外表斑剥点点,他就坐在帐篷外面一个破凳子上喝着茶缸的白酒。据说除了时不时地得到旁边老板施舍一些米粉以外,连日来他的大茶缸里装的似乎只有烈酒。"我只要酒就够了,其他都可以不要。"有一次他对一个跟他调侃的路人说。

等班车的几个人常常会找话题跟他聊上几句。偶尔他会在地上摆上一副陈旧的象棋跟过路的人杀上几盘。春夏秋冬,冷也好,热也好,他总在那里,刮风下雨,天寒地冻,他也总是龟缩在那个漏风渗雨的小破帐篷里。不知道每日的酒精给他提供了什么样抗拒恶劣环境的能量。

久而久之,几个人跟老头搞熟了,他们几个人不时地会塞给老人几块钱,几斤粮票,或者从家里带点什么东西,以平息一下每次看到他心中的怜悯和不安。

班车站左边几米处有一个米粉店,老板是湘阴的,一家人在经营。米粉店门面不大,不过也还整洁,里面有4,5张桌子。早上米粉, 面条生意不错,来来往往人不断。

"老板, 我要二两肉丝粉。" "好的, 两毛二, 二两粮票。" 等车的时候,他要上一碗粉。很快, 粉就端了上来。米粉像梳理过似的码在碗里,熬制过的骨头汤刚好淹过米粉上层,酱色的汤面上漂浮着一片油珠,粉上面盖着薄薄的一层细肉丝和散落的小葱花,他3,5分钟时间就把一碗吞下了肚子,抹着嘴巴就跳上赶到的班车上 。

经过40分钟左右, 班车到达广电厅机关大楼。下车后, 每个人拿出自己的工作证呈现给门口持枪站岗的警卫查验。进到大楼, 正对面是宽敞的石阶楼梯, 走到3楼右边的尽头就是他的办公室。
。。。。。

"Thanks! God bless you, good night!...."他的耳边响起了另外一个老头的声音,这是在另外一个国度的首都,每天的下午下班的时候,在navy yard地铁站口,也站着一个60多岁的白人老头,他一手抱着一块小旧纸板,上面贴着一张照片,是一个年轻美军戴着迷彩头盔的头像; 他另一只手也拿着杯子,不过这个杯子要小好多,是塑料的,里面有几张美元,摆在地上还有一个喝水的饮料杯。只要有人临近,他就开始重复那几句: "Thanks! God bless you, good night!",经过的人偶而也有人停下来,跟他聊几句,或给他一美元或几美元的。

看着这个老头,他不由地想起了那个住在破帐篷里的老人,如今他安落在哪里呢?

© 2016 by 2I space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