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热点话题,深度分析,正反观点, 避免偏见,客观判断

女博士的 Lake house

David

当爱情,只有当爱情纯粹地像玉洁般的时候,一切都是美丽和高尚的,包括一切情感交融,包括所有的梦幻,包括自然奔放的激情和性爱,他们组成了完美爱情的美丽乐章:爱和恨的交加,幸福和痛苦的撕扯,从低潮到高潮,动人心弦。爱的真实过程,不管怎么地描述他们,都是纯洁的,超脱的,值得尊重,赏悦和留念。不管怎样,她一定会伴随你一生,远远流长。 --- 梦想家肖恩



此刻,星城凌晨的时光,夜深人静,在合和宾馆的919房间里,李翼刚洗去旅途的风尘,正握着苑缘的手,亲吻着她柔润的嘴唇。

那是一张嘴角上翘,上下前唇微微外翻,有着西方女性性感特征的宽厚嘴唇。她那充满了无数敏感器官的紫红色双唇和夹在中间的舌头在李翼火辣而温柔的嘴唇和舌尖从里到外的来回耕耘下十分亢奋,唇舌的经脉传递到苑缘的大脑,通过那千万条触角传遍到她全身的每个器官,让她兴奋异常。

她穿着遮掩不住下身的半长内衣,瘫软在扇型的大床上,微闭着双眼,任凭李翼和她的唇舌层叠交融。

李翼的嘴舌越过了苑缘充盈着的嘴唇,慢慢地往下滑去。他用牙齿刁起苑缘宽松轻薄的内衣,掀翻开来,慢慢地移到上头。他的头一点点埋向苑缘的双乳之间,从左到右,轻盈地掠过,来来回回。

苑缘轻轻地呻吟着,她还在等待,等待着李翼下一步将要带给她的体验。。。。。

几年之后,李翼与苑缘分隔在大洋彼岸,在中断了半年之久的联系之后,他在美国首都华盛顿DC的别墅里跟远在中国深圳的苑缘进行最后的微信对话:
"苑缘,你还好吗?"
"还好。"
"我做了一个重大的决策,我暂时不打算到中国去了,打算在美国华盛顿DC接受一个首席执行官的职位。"李翼在微信上敲下第二句。
"我恋爱了,以后我们不要联系了。"苑缘回道。
"。。。。。。。。。"

一切结束了,六年的时间,终于划上了一个句号了!



几年前,苑缘的丈夫走了,义无反顾地离开了她和刚出生的女儿,就在母女俩最需要他的时刻。也许上天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绝情,连一刻也等待不了了。剩下的只有年轻母亲无尽的悲伤和无辜女儿将要面临的一切,父亲,这个称呼在天真无瑕的小女孩心里也许会是个长久的谜。

几个月后,苑缘走上了法庭,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和她丈夫离婚。苑缘决心要承担所有的责任和义务,她要抚养好孩子,她要完成博士的学业,她要找一份好的工作,她要有很多钱,她要为女儿和父母创造一个优越的条件,。。。。同时她还要为女儿和她自己找到一个新的家。她要把愧对女儿和父母的一切一切都补回来,。。。。 为这她也许会不顾一切。

苑缘是个勇敢的女性,同时她也是一位太好强好面子的女子,她总想要表现出阳光的一面,不想要他人看到她窘迫的地方,她想要向全世界隐瞒事实的真相,只在无人的地方才肯吐露心中的秘密。于是她选择了博客,她想在博客里宣泄心中的一切,或许她也可以向一个身处遥远的它方与她毫无关系的陌生人述说衷肠。 于是她在博客里写下了心里的呼唤:

"苑缘已经很久不知道如何去排解了,现在纵然心中有千言万语,都不知道从何说起,我只希望,我和孩子的那个他,你快点出现,苑缘快扛不住了。"

"我都已经放下了,但是人毕竟是有过感情的,我们毕竟也有个宝宝在做见证,我还是会发呆,会想哭,可是眼泪早就流干了,我曾发誓不为任何不值得的人哭,我做到了。我真的想上天祈求,我的他,你快出现快出现。"

"我不否认我爱钱,我不否认我艳羡权利,在当了妈妈之后,我也不否认我对它们的热衷丝毫不减,我也明白,或许真的是贫贱夫妻百事哀,或许,如果我笃定,只有这些会带给我安全感的时候,我的心态会比现在好得多,可偏偏又那么清高,高傲地等着我的王子,来亲吻我这个已经不是公主的公主,我要站在宫殿之上,就那么看着他走来,面带微笑地看着他走上台阶,单膝跪地,牵起我的手,给我许诺一辈子的幸福,还愿意和我一起来善待我的小公主。

究竟我该相信什么呢?是相信需要一辈子去证明的诺言,看不见摸不着,还是相信那些就真实摆在眼前的金钱符号,最起码可以带给我安稳的生活呢?我的他,你什么时候,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出现在我眼前,告诉我答案呢?"

"已经放下全部准备去接纳一个新的人走进我的生活,可是,还会有爱情吗?还会有人就愿意不说话单单凝视我吗?如果你愿意,请你早点来到我身边,我依旧愿意为了你,付出我的所有。"



李翼每天上完班会去健身房健身,接着就会天南海角 的胡思乱想,长久以来,李翼的心中有个梦幻的王国,他想要给自己赖以生存的世界带进一项全新的东西,为了这个愿望,他要在他的千万个梦想中捕捉到到那个最闪亮的光点。李翼是一个奇怪的人,他可以坐在那里长时间追踪思考一系列的逻辑程序细节,他也可以成日地漫无边际地飘游世界,他可以表面不动生色内心却翻江 倒海。他是典型的理工男,思维和文字却又天马行空,桀骜不驯,像艺术新生那样不着边际。他是设计师,设计的产品曾让自己的名字被命名到世界一流机器系列里,却又不守工程规矩。他敢于出击,失败了很多,所以不怕再多失败一次。他犯错不少,养成了敢于承担责任的习惯。他是老玩童,内心永远是三岁小孩。他记不住东西,所以心里没有成规滥矩,他不信邪,又好幻想,有时他很想无赖一把,有时也想流氓一下办事,但是他把持的好,有底线,很难有人可以看得出来。

李翼很久都没有爱了,除了理智,他其实又是个很感性的人,他渴望真诚的爱情,笃信爱情的价值是其他的成功不可以取代的,他随时愿为真爱而跳入深水,他幻想着事业驾着爱的翅膀一起飞翔。

7月的这一天李翼又来到了一线佳缘游览,他的眼皮罕见地跳了起来,按照小时候奶奶给他的说法,一定是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果然,网页上一张高雅质朴的照片印入眼帘,是一位叫"爱自己"的女博士,相片上的她看上去知性恬静,她的内心独白吸引了李翼:"我是一线佳缘手机版用户。我一直在这里,没有离开,我一直在等待,等着那个和我终生相伴相爱一生的你出现。"

心动了一下,随手给她写了一句:"很高兴认识,我很喜欢你在内心独白中展现出的洒脱,愿诚心和你相交!"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这段海外传来的文字其实回应了苑缘的内心深处的呼唤。李翼毫不知情,那是多么奥妙的一刻,不知道他接下来的俏皮话和热情会冥冥之中感染到苑缘沉寂的情怀,一丝希望的星光在苑缘的心头点燃了,她内心深处压抑太多太久。看到一个来自美国的男生,她下意识里想要毫无顾忌地对那个"他"诉说衷肠的渴望终于可以在一个远在千山万水,大洋彼岸阳光, 成熟的男人面前得以释放了(不管了,她心中也许这样想)。而对于李翼,正是苑缘坦然的内心释放和对话里显露的机智大气的气质吸引了他。这场对话注定了要进行下去,星星之火注定了要在他们之间碰撞.....

"很高兴认识你,您在国外,为什么还会给我发信啊?" 苑缘轻快地敲字。

"我觉得你不错啊,你只考虑国内的人啊?不愿意和国外的同胞交往吗?" 李翼觉得对方的话很好玩。

"哈,国外的同胞,这么远距离,您怎么不在国外就找个国内的同胞哦?"

"也许我感性,没有把"远距离"考虑得太重要。哈哈。"

"是在国外工作?没打算回来报效报效祖国啊?"

"有的,我随时听从祖国的召唤呢D: 就怕没人要啊."

"哈哈,那您赶紧回来哦,祖国人民需要您而且祖国地大物博美女众多的,不怕没人要你啊,只怕你到时候挑花眼了不要别人了."

"你可以代表祖国人民收留我吗?"李翼觉得越来越好玩了。

"哈,没问题哦,您回来报效祖国,我管饭。"苑缘心里好轻松。

"哈哈,很好,有管饭的了,我报效祖国没问题,祖国人民还得有管睡觉的吧?"

"这个祖国人民就不管了,您困了就赶紧睡哦。"苑缘知道美国的时间是夜晚了。

"哈哈,看来祖国人民还是很注重吃饭啊,还是跟多年前的好客一样没变啊,还是"你洽嘎冒罗"那传统啊^_^" 李翼以为苑缘跟他是同乡。

"优良传统的保留是必须滴,现在我去恰饭,您老人家就早些歇息吧。"

"跟你扯谈很有意思,要么有空到我的MSN上聊聊?"李翼想都没想就邀请她。

"我貌似有个MSN,但是貌似我忘记账号密码了,等我哪天注册个哦."苑缘心情大好,欣然答应了。

"好吧,等你啊。今天我要睡了。"李翼最后加了一句。

"嗯,美梦哦。"苑缘心情很爽。

这是段浪漫和美妙的开始,扣人心弦,美国时间第二天一早他们两都迫不及待地上了网,开始了第二段对话:

"哈,国外的同胞睡醒啦?" 李翼一上网,苑缘马上就看到了的信息。

"同胞此刻正在受资本家的残酷剥削呢,等待祖国人民拯救." 李翼正在上班。

"哈,等着哦,同胞正在前来的路上。"

"等不急啊,资本主义水深火热啊,社会主义的光芒什么时候能照亮这里啊。"

"哎呀,我尽量快点啊,您再坚持坚持啊。"

"哈哈,好好,够义气,你在上学还是工作了?"

"没哦,祖国人民一直在读书。"

"祖国人民真幸福啊!好羡慕,在那个大学呢?"

"那是必须的,华南呗。"

"你是学工的啊, 还读博士啊, 好了不起啊,好吓人啊! D:"

"同胞,我不是学工的哦,这个华南也不都是工科呀,而且祖国的同胞一直都在混。"

"祖国的同胞还经不起表扬啊,这个马屁拍的。。。。"

女博士的 Lake house / 续 1

David

当爱情,只有当爱情纯粹地像玉洁般的时候,一切都是美丽和高尚的,包括一切情感交融,包括所有的梦幻,包括自然奔放的激情和性爱,他们组成了完美爱情的美丽乐章:爱和恨的交加,幸福和痛苦的撕扯,从低潮到高潮,动人心弦。爱的真实过程,不管怎么地描述他们,都是纯洁的,超脱的,值得尊重,赏悦和留念。不管怎样,她一定会伴随你一生,远远流长。 --- 梦想家肖恩

魅力女博士和美籍CEO的激情 – 梦幻 Lake house / 续 1


很快,苑缘弄了个MSN。那天,李翼下班回来,吃完饭,上网就看到了她:

"Hi"

"太困难啦, 国外的同胞都用这么洋气的东西,"苑缘费了些周折才连上MSN的。

李翼只好吐槽自己: "国外的同胞不够灵范,只会MSN."

"那是洋气呢, 同胞还不休息啊."

"等祖国的亲人啊."

"嗯?"

"你要有点耐心." 李翼感到汉语拼音不是那么顺手。

"啊?"苑缘不解。

李翼说: "我的中文打字好臭!"

"哇哦, 那您直接英文得了,我还顺便复习复习英文,"苑缘说。

"你还将我军了。"李翼觉着英文聊天会怪怪地。

"啊?又嘛意思啊?"

"你反应太快啊,你学什么的?"苑缘打字的快速让李翼感到了压力。

"这个,我学的管理科学与工程,原来本科学统计。"

"统计在美国很吃香的。"李翼知道中国人数学,统计在美国比较强。

"我知道耶,所以后悔嘛,研究生没继续学。"

"不过你还可以用得上的,现在大家都想管理,不知道谁被管理啊? 哈。"

"同胞我现在学的也不是管理啦,有点四不像,偏计算机的感觉,"苑缘解释。

"不过你的知识搭配还不错,有没考虑"背叛"祖国啊?"

"这个倒是考虑过,同胞啊,话说你们那边应该也不早了吧,您要是要休息就抓紧哦。"

"哈哈,很体贴同胞啊!"

"这个我是这么觉得的,白天本来就被剥削的,然后您岁数也大了。"苑缘从网站上的材料里了解到李翼比她大十岁。

"哈哈,好玩,你是在学校吗?"李翼感觉好笑。

"我没在学校,下学期回去,生完孩子在家休养呢。"苑缘一点都不想隐瞒他。

"噢,一切都还顺利吧。"李翼迟疑了片刻。

"还好哦,除了是我不愿意的破腹产,除了长胖了,除了耽误了学习,除了离了个婚。"苑缘一骨碌地全倒了出来,她早就想找个人发泄一下了,而现在这个远在海外的人是她想要倾诉的一个人,完了,她倒感到释然了。

"那你还有诸多的不幸啊,不过你很不错,很欣赏,"李翼想要安慰下她。

"也没怎么不幸耶,蛮幸运的,醒悟的早,然后母子平安,"

"你家是在哪里?"

"兰州,知道不呀?"

"我不知道,那你现在兰州吧,好好照顾好母子!"李翼还以为她跟自己是一个地方的老乡。

"哇,兰州都不知道哦,你们那里应该有兰州拉面耶,这么好的地方竟然不知道呀?!"

"我刚要说兰州拉面呢,我最爱吃的,哈哈,"李翼被她一点,反应过来了。

"那有机会您老人家可要到兰州尝尝正宗滴!"

"那是一定的,你说过的要管我饭的。"

"哦,对哦,您不提醒我竟然忘记啦。"

"哈哈。"

"您那边几点了呀?"苑缘知道他那边很晚了。

李翼说: "晚上11:17"

"刚好和我们差十二个小时耶!"

"是啊,我得准备明天继续受资本家压榨了。"

"嗯,晚安哦,可怜的同胞!"

"哈哈,你好好养胖啊。"

"好吧。"苑缘好像很无辜似的。

李翼第二天上了一天的班,忙着处理公司的业务,下完班到YMCA跑步健身,再在桑拿室蒸汽放汗,洗完澡,才回到家里。打开电脑,又看到苑缘在网上。

"Hello,how are you doing this morning, countrymate?"他主动打招呼。

"对哦,您那里是晚上耶,"苑缘回他。

"是啊,你起得很早啊!"

"还好吧,带宝宝肯定要起的早些,其实我七点不到就起来啦。"

"那你晚上一定睡不好了。"

"还好哦,有时候宝宝偶尔也比较乖。"

"哈哈,看来他对你还蛮关照啊。" 李翼不知道她孩子是男是女。

"这个美女一般都比较善解人意的嘛,我家宝宝也不例外哦。"

"你有人帮忙吧?"

"我爸妈嘛,我现在不是还在家嘛,下学期就回星城啦。"

"那到那时你怎么办呢?想起来还挺不容易的啊?"

"啊,没怎么办耶,孩子爸妈先替我带着,等我毕业稳定就带走嘛。"

"你很坚强啊,还在这种情况下离婚。"

"那有时候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呗,何况为难自己呢!" 好像苑缘不以为然。

"佩服,很有魄力啊,哈哈。"

"这还佩服呀,同胞好像在笑话我耶。"

"没有呐,我是说实在话,我有什么说什么的。"

"这个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哦,魄力是要付出代价的。" 其实,苑缘并没有那么坦然的。

"你要是不介意跟一个远方的同胞吐苦水的话,不妨说说。"

"代价就是我变成了单身妈妈,孩子没有了爸爸,然后我曾经笃定的爱情全部没有了呗,而且单身妈妈在现在不是更难找对象嘛。" 苑缘倒不在意在他面前说什么似的。

"有那么严重就不可能挽回的吗?"

"这个孩子的父亲根本没挽回哦,基本和失踪没区别。" 苑缘很是无奈。

"是和别人走了吗?"

"说实话我不知道哦。"

"他不要自己的孩子吗?"

"他在法官面前表示了沉默哦,然后各种逃避责任。"

"你付出的代价也许是你的财富呢。 你还年轻, 而且孩子还小。" 李翼感觉得到,苑缘真的把他当作了可以倾诉对象了,他被触动了。

"我也是这么想滴,最起码我不会再那么傻啦。"

"你这么聪明,可爱。" 李翼不知道要怎样安慰她。

"哎呀,继续夸哦," 苑缘在李翼这里受到了鼓舞。

"我就拍你一下嘛。"

"是滴。"

"哈哈,真的。"

"聪明可爱的多啦, 同胞干嘛不找个外国美女哦, 来个混血儿." 苑缘越来越放肆了。

"哈哈,我要回报祖国的。"

"好呀好呀,代表祖国的美女们谢谢你!"

"哈哈,你很不像博士啊!"

"没人说我像博士耶,同胞,我出门带宝宝去广场哦,是不是要和你说明天见了呢?!"

"好吧,我会等你!"

"哇哦,早点休息哦。"

"好。"

苑缘在兰州的家里,一边带着孩子,一边忙着学业,她的博士学位的课程已经修完了,处在做研究论文的阶段,她跟导师保持着联系,在家里做着各种能做的资料收集,准备产假完了马上返校做学术论文。

忙完一天,吃完晚饭,带宝宝溜一圈,她惦记着上网的事情赶紧回到家,看到李翼也在网上,忙问:"今天上班不忙呀?“

"有不少事, 你在干嘛?“ 李翼也正在办公室。

"我刚回来不久哦,你忙还上线啊?"

"偶尔, 上一下。“

"哈哈,佳人有约啊?“ 苑缘故意调侃他。

"是啊, 这不等着你了!“

"哎呀,说的我心花怒放的!“ 苑缘很开心。

"哈哈“

"上班聊天,我去告诉你老板去!“

"那不害了你嘛!“

"啊?怎么害了我啊?“

"那不把你也抓住了!"

“那个,我又不在你们公司上班,和我没利害关系哦!" 苑缘调起皮来。

“那不你以后就不能心花怒放了嘛!"

“也不是呀,您被开除了也可以让我心花怒放的呀!"

“开除了我那你得管吃管住了!"

"哦,那暂时还不行,等我毕业吧,我再去告状哦, 那时候我就养活的起你了。" 她想起要管他饭的玩笑,转了个湾。

“所以,你还不能告密的。"

“好吧,我同意啦。"
“不对啊!为什么你没工作了我就要养活你啊!"

“哈哈,你怎么就反悔了呢?!"

“没有理由啊,这个你把我绕进去啦,那美国失业率那么高,我得养活多少人啊?!"

“你只养活一个美国人而已,再说了,是你害得呀!"

“那我为什么要养活你啊?非亲非故的!"

“你害我呀,你得负责任吧,我是因为你嘛!"

“哦,好像听起来也有道理,那您抓紧工作,我就不告密啦。"

“那好吧,我也听一回话吧!" 苑缘心里很开心。

“哈哈,好像很委屈的样子呢,回见了,我真得干活了!"

“嗯" 苑缘有点不舍。到了睡觉的时间,她躺在床上,回看着这些天的对话,心里面笑了。

李翼这一天开了几个会,公司业务几个新产品都在开发中,他根据战略规划在推进每一个部门的步调,然后关注着图表中曲线的发展,想着下一步的应对措施。晚上他又上网找苑缘聊天去了。

“早上好,同胞。”

“晚上好哦,今天回来的早?” 苑缘马上回应着。

“是的,去健身房流了一下臭汗就回来了。”

“哇,健身房美女多不哦?”

“哈哈,可是我看到的都是耶。。。。”

“?”

“看到的都是男人!哈哈“ 李翼卖起关子。

”那美女都去哪里了呀?“

”好像是医生建议要锻炼的那种。“

”啊?很胖还是?“

”哈哈,你猜。“

”应该是胖吧,看来我艳福还比你好呢,我每天都可以见到好多美女。"

“真聪明,你想呀,身体胖的应该最需要健身。美国胖子太多了。还有美女今天没来吧。”

“也有瘦的吧?”

“那当然了!”

“你找个模特呗。”

“哦, 你怎么老有这种推荐啊?”

“其实昨天我就有这想法耶,我们那个综合有氧的教练,也不瘦,但是就感觉跳的特好哦,我要是个男人,我就找个学舞蹈的;)" 苑缘故意往那里引。

”为什么?我hold不住啊 (H)“

”这个啊,我觉得同胞可以hold住哦!“

”你学过舞蹈吧?“

"没啊, 为啥这么说啊?”

“女孩小时候好像都会学舞蹈的。” 李翼想当然。

“我老妈说送我去学,但是我怕疼,就不学啦。”

“哈哈, 你妈真好!”

“小时候好像就对吃有兴趣了,要不现在也不会这么胖。”

“你没有那么胖,我看很好呀。”

“哈哈,同胞啊,您没见到活的哦。”

“这话说的,怎么听起来好别扭啊。”

“这个,照片都是会骗人的嘛,再说了,你是在国外,国内的女孩都好瘦的。“

”瘦不代表健康和魅力吧,难道我太土?“

”其实虽然我胖,我也不喜欢瘦哦,可是貌似现在的好多男孩都喜欢瘦的。“

”我比较成熟吧,哦,我知道了,我是适应美国了,你不是说你"胖"嘛,那你很适合美国啊,那你来美国吧,在这里,你肯定是瘦的那个,哈哈,"

"我去啊, 您管吃管住啊?!“

”那是当然的啊。“

”哇哦,这么好的人,感动死了!"

"可能我中文落伍了, 我怎么听不太懂, 哈哈"

"啊?我的意思你是好人,肯收留我哦。“

”我好好,好好开心耶!哈哈” 李翼学着港澳的口吻。

“开心什么呀,我不是就说了个实话嘛。” 苑缘蒙了。

“哈哈,不是,因为中文表达好像变了好多,我赶不上了,哈哈”

“您现在是外国人嘛。”

“我怎么又是外国人?”

“您在国外那么多年啦,而且你回国还不一定适应得了!”

“可悲啊,美国人把我当外国人,同胞也把我当外国人,我是里外不是人啊!”

“哈哈哈,那个,那您要我怎么办啊?“ 苑缘乐了。

”好可怜啊,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人呐!"

“我说了嘛,你是好人耶!在同胞眼里您是留过洋,在外国人眼里,您是很能干的中国人耶,“ 苑缘拣好话说。

”这话我爱听,"好人"!不是外国人。“

”好嘛,可爱的同胞哦,您和我一样,是中国人耶。“

”:D“ 李翼做了个笑脸。

”高兴了吧!“

”高兴!“

”这么容易就高兴了呀,看来要求不高。“

”我很感性嘛。“

”我还以为年龄大了,会理性哦。“ 苑缘逗他。

”老玩童嘛,逗人开心嘛。“ 李翼也逗着她。
。。。。。。。。。。

© 2016 by 2I space Inc